钢铁云是怎么炼成的 - 欧洲国防航空制造的云平台(上)_0

2019-06-10 14:06

5月5日下午,中国大型客机C919在上海成功起飞,一时间激发了无数国人对于大飞机的瞩目。然而,飞机作为人类工业革命中最为复杂、制造难度最大的工业之花,其产品极其复杂,零部件数量巨大,研发周期长,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

全球的飞机转包生产从波音开始

为了有效地利用资源,更为降低自身的成本和风险,用更快的速度开发出适销对路的飞机赢得市场,波音1979年开始的造买计划,开始了漫长的飞机制造业转包生产之路,到现在,波音和空客这两大国际航空巨头纷纷将大量的工作进行外包,形成了围绕主制造商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合作模式,这就意味着供应商在飞机的研发和制造方面比以往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以波音787为例,波音完成飞机定义和总体设计之后,全飞机结构的初步设计、详细设计、生产加工,全部委托三菱重工、富士重工、川崎重工、沃尔特、思博瑞特、阿莱尼亚六家结构生产厂商进行,当然,相应的机电系统、航空电子系统也是委托全球相应的公司完成。波音完成总装、调试、试飞和交付,最后客户运行中的服务也是由波音负责。尽管如此,飞机仍然是波音的知识产权。从波音787飞机从产品研制到供应链管理方面,开创了全球协同、世界数字化技术应用的先河。

数字化的大协同

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波音777开始,波音公司就全面采用CATIA软件进行飞机的结构设计和数字化预装配,开创了数字化设计的技术体系,先后实施了数字化定义、并行工程和标志PLM全面应用的DCAC/MRM计划。欧洲的竞争对手空中客车不甘落后,2000年开始全面更换和升级了CAD和PDM系统,开始了追赶的步伐,在民机A3XX(即后来的A380)和军机A400M中运用数字化的3D设计手段,并开启数字样机的飞机全生命周期的广泛运用。

大型客机的研制是一个全球化协同的研制体系,基本可以看出全球化的缩影。

空中客车的A380客机的供应商达1万多家,研制过程中的数据协同和管理千头万绪,由于民用航空市场规模巨大,组建以主制造商为核心的协同研制网络就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将飞机从设计到客户服务过程中涉及的所有设计商、制造商、供应商、集成商和客户等不同类型企业紧密联系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实现统一的基于云的研制和全球管理平台、统一的技术状态管理、统一的质量管理、统一的计划协同与进度控制、统一的采购管理与成本管理和统一的运营支持管理。在这个过程中,协同平台和数字化技术的身影无处不在。

IT技术的迅猛发展使得基于互联平台的广泛合作成为可能,也在催生着新一轮、更加专业化的社会分工体系。

2000年9月以波音、洛克希德?马丁、雷神、BAE及RR为代表的美英国防航空巨头,就发起组建了大名鼎鼎的Exostar,探索国防航空行业的供应链网络协同,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通过Exostar进行供应链管理和协同的有六大主制造商,包括16,000个不同规模的专业供应商。

美国国防部高级预研局(DARPA)于2010年发起的自适应运载器制造AVM(Adaptive Vehicle Make)计划,积极探索如何利用云平台实现社会化协同,革命性地改变国防军工等复杂装备制造领域的垂直一体化制造格局,大幅降低国防装备的研制成本和周期。

欧洲巨头的联盟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欧洲国防航空行业的四巨头空中客车(其实包含Airbus和Airbus Group)、达索航空(Dassault Aviation)、赛峰(Safran)和泰雷兹(Thales)决定紧追波音、洛马等美国竞争对手的脚步,发起设立一个属于欧洲国防航空工业的数字化云平台BoostAeroSpace,提供商业化的云服务解决方案,利用标准化的业务流程改善主设备制造商、客户、供应商及其他合作伙伴间的协作效率,更好地满足飞机类大型复杂国防装备的研制要求,整体提升欧洲国防航空工业的全球竞争力。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